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盛宏彩票 > 方言学 >

急!求!主题为:普通话还是方言? 辩论会 求支持方言的诠述词

发布时间:2019-07-24 16:3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汉语有平上去入四声 按阴阳再分八调 各地方言多数保留了古汉语四声八调的格局 而普通话只有三声四调 缺少了入声使普通话分不清古诗的平仄汉语声母有清浊对立 普通话所有全浊音都清化了 而部分方言(吴语)则仍保留全浊音 缺少浊音使得普通话同音字增多同时声音高亢不够柔和普通话使用不少游牧民族语言的词汇 而古汉语的词汇更多保留在方言中

  方言的历史基本上都比普通话悠久 如吴语可以追溯到三千年前 而普通话的前身是满清官话 是满清入关后学说的汉语 历史不久 而且以前言文不一 直到上世纪初的白话文运动 满清官话才把口语书面化形成了白话文 之后摇身一变 成了“国语”“普通话”

  “在学术上讲,标准语也是方言,普通所谓的方言也是方言,标准语也是方言的一种。”

  “平常说方言,是同一族的语言,在地理上渐变出来的分支;分到什么程度算是不同的语言,这个往往受政治上的分支的情形来分,与语言的本身不是一回事儿。比 方从前罗马用的拉丁语,到后来渐渐变,变到现在,有许多分支,一方面有了政府上的分歧,一方面有了文字上的分歧,因此我们觉得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法 国这几个都是不同语言了……可是要把这些语言,现在情形内部的比较看起来么,有些地方也类似中国的几种方言,有如北京话跟上海话、跟广东话、跟福建话差别 这么多,但是因为中国向来用一样的文字写这许多语言,表面上看起来好像差别少一点儿……,在中国,全国方言都是同源的语言的分支,虽然有时候分歧很利害, 我们认为是一个语言的不同的方言。”

  ——赵元任:《语言问题》第七讲 方言和标准语,商务印书馆,1980年6月第1版,第101页

  “不避俗语俗字。”(八大主义之一)“与其用三千年前之死字,不如用二十世纪之活字;与其作不能行远、,不能普及之秦汉六朝文字,不如作家喻户晓之《水浒》、《西游》文字也。”“唯实写社会之情状,故能成真正文学。”

  “国语统一,谈何容易,我说,一万年也做不到的!无论交通便利了,政治发展了,教育也普及了,像偌大的中国,过了一万年,终是做不到国语统一的。这并不是 我一味武断;用历史的眼光看来言语不只是人造的,还要根据生理的组织,天然的趋势,以及地理的关系,而有种种差异,谁也不能专凭一己的理想,来划一语言 的。教育,固然由统一语言的能力,但这方面使得统一,那方面却又自由变迁了。

  “德国底喜剧和一部分地方的土话,不易懂得;德国的交通、政治、教育种种,可称完备了,尚且又‘非普遍性’的语言存在。再看美国,他的交通、教育更其好 了;可是有几处人,‘纽约’读作naoya音的;fast这个字,也有种种不同的读法;南部澳开萨一带的方言更是复杂之极。至于英国,人家都知道他语言有 遍及全世界的势力,当然统一极了,开始在伦敦都会的地方,已有许多变化,——文字虽然不变,音却变了;如有些人说have都把h音省去,读成ave。还有 苏格兰……各种方言,更是难懂了。所以要国语完全统一,即使教育、交通等等如何发达,终是办不到的。

  “国语统一,在我国及时能够做到,也未必一定是好。国语文学之外,我看,将来还有两种方言文学,很值得而且一定要发展的。一,是吴语文学(包括苏州,无 锡,常熟,常州一带);现在所有的苏白苏文学作品,已有很好的了;将来发展起来,在我国文学上有贡献的,并且能代表这一部分民族的精神的。二,是粤语文 学;几百年来,广东话的诗,曲,散文,戏剧等,有文学价值的也很多;能够去发展它,有可以表现西南一部分民族的精神出来的。苏州的广东的文学家,能够做他 们苏广的优美的文学,偏是不做,使他们来强从划一的国语,岂不是损失了一部分文学的精神吗?岂不是淹没了一部分民族的精神吗?如果任他们自由发展,看似和 国语有些妨碍,其实很有帮助的益处。”

  ——胡适:1921年11月31日《与文学》,在北京教育部国语讲习所同乐会上的讲演

  “我在七年前曾说:并且将来国语文学兴起之后,尽可以有方言的文学。方言的文学越多,国语的文学越有取材的资料,越有浓富的内容和活泼的生命。如英国语言 虽渐渐普及世界,但他那三岛之内至少有一百种方言,内中有几种重要方言,如苏格兰文、爱尔兰文、威尔斯文,都有高尚的文学。国语的文学造成之后,有了标 准,不但不怕方言的文学与他争长,并且还要倚靠各地方言供给他新材料、新血脉。(答黄觉僧君,《胡适文存》一集,页一五三)”

  “老实说罢,国语不过是最优胜的一种方言;今日的国语文学在多少年前都不过是方言的文学,正因为当时的人肯用方言做文学,敢用方言做文学,所以一千多年之 中积下了不少的活文学,其中那最有普遍性的部分遂逐渐被公认为国语文学的基础。我们自然不应该仅仅抱着这一点历史上遗传下来的基础就自己满足了,国语的文 学从方言的文学里来,仍须要向方言的文学里去寻他的新材料,新血液,新生命。

  “这是从‘国语文学’的方面设想,若从文学的广义着想,我们更不能不依靠方言了,文学要能表现个性的差异;乞婆娼女人人都说司马迁、班固的古文固是可笑, 而张三李四人人都说《红楼梦》、《儒林外史》的白话也是可笑的,古人早已见到这一层,所以鲁智深与李逵都打着不少的土话,《金瓶梅》里的重要人物更以土话 见长,平话小说如《三侠五义》、《小五义》都有夹用土话。南方文学中自晚明以来昆曲与小说中常用苏州土话,其中很有绝精彩的描写。试举《海上花列传》中的 一段作个例:

  双玉近前,与淑人并坐床沿,双玉略略欠身,两手都搭着淑人左右肩膀,教淑人把右手勾着双玉头颈,把左手按着双玉心窝,脸对脸问道:‘倪七月里来里一笠园,也像故歇实概样式一淘坐来浪说个闲话,耐阿记得?’……(六十三回)

  假如我们把双玉的花都改成官话:‘我们七月里再一笠园,也像现在这样子坐在一块儿说的话,你记得吗?’——意思固然一毫不错,神气却减少多多了。

  “所以我常常想,假如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是用绍兴土话做的,那篇小说要增添多少生气啊!可惜近年来的作者都还不敢向这条大路上走,连苏州的文人叶圣陶 先生也只肯学欧化的白话而不肯用他本乡的方言。最近徐志摩先生的诗集里有一篇《一条金色的光痕》,是用硖石的土话作的,在今日的活文学中,要算是最成功的 尝试。其中最精彩的几行:

  昨日子我一早走到伊屋里,真是罪过! 老阿太已经去哩,冷冰冰欧滚在稻草里, 野勿晓得几时脱气欧,野呒不人晓得! 我野呒不法子,只好去喊拢几个人来, 有人话饿煞欧,有人话是冻煞欧, 我看一半是老病,西北风野作兴有点欧。

  这是吴语的一种分支;凡懂得吴语的,都可以领略这诗里的神气。这是真正白话,这是真正活的语言。

  “中国各地的方言之中,有三种方言已产生了不少的文学。第一是北京话,第二是苏州话(吴语),第三是广州话(粤语),京话产生的文学最多,传播也最 远。……介于京语文学与粤语文学之间的,有吴语的文学,论地域则苏松常太杭嘉湖都可算是吴语区域,论历史则已有了三百年之久,三百年来凡学昆曲的无不受吴 音的训练;近百年中上海成为全国商业的中心,吴语也因此而占特殊的重要地位,加之江南女儿的秀美久已征服了全国的少年心;向日思维南蛮鴃舌之音久已成了吴 中女儿最系人心的软语了。故除了京语文学之外,吴语文学要算有势力又最有希望的方言文学了。”

  ——1925年顾颉刚编《吴歌甲集》胡序,北京大学歌谣学会和民俗学会出版。

  “方言的文学所以可贵,正因为方言最能表现人的神理。通俗的白话固然远胜于古文,但终不如方言的能表现说话的人的神情口气。古文里的人物是死人,通俗官话里的人物是做作不自然的活人,方言土语里的人物是自然流露的人。”

  ——胡适:1925年《海上花列传》序,《胡适文集四》第408页,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

  “我主张不要严格的限制。拿日本的经验来说,严格限制,很难做到。多少年来习用的方言,总是要流传的。”

  “不许学校里面的学生——儿童说方言,是不好的,也做不到的。现在训练出来的师资不够,不够养成一个环境,让他说方言。这在文化上说,并不是没有益的。至 于说是怎样使国语统一呢?由公家学校出来的儿童,可以用国语说话,听得懂国语,看得懂国语,并能用国语就行了。儿童回到家里,讲他的方言,台湾话,客家 话、闽南话,没有法子禁止的,而且不应该禁止。再以国语来说,他的来源,就是方言。英国、意大利、德国、法国的国语,都是方言。不过他流行最广,所以占优 势。

  “一种方言,不知不觉产生一种文章,有了文章,所以地位很高,流行很广。英法德意的国语,就是这样产生的。所以不要太严格,不一定要说北京话。不一定要读 某一种音,才是标准的国语。发音,也不必要求太严格,例如,‘我读ㄨㄛ(阴平)可以,读ㄨㄛ(上声)也可以。’

  “方言,我看是没有方法消灭的,听他自然的好。英国这个进步的国家,地方很小,人口也只有四千万,交通方便,教育发达,可是她还有几十种语言,方言更多,有二百多种。所以我认为不要禁止儿童说方言,只要他毕业以后,能够用国语就行了。”

  “我有一信念,凡是真的文学,不但要使用活的话语来表现它,并应当采用真的活人的话语,所以我不但主张国语的文学,而且希望方言文学的产生。”

  “在我的意中,方言文学不但已有,当有,而且应当努力提倡它。这自然和国语热的先生们有点背道而驰的样子,然而我常常作此想,我主张尽量采用方言入文。”

  ——俞平伯:2005年,顾颉刚编《吴歌甲集》俞序,北京大学歌谣学会和民俗学会出版。

  “假如我们做一篇小说,把中间的北京人的口白,全用普通的白话写,北京人看了一定要不满意。但是南方人写白话文却习以为常了。若用普通白话或京话来记述南 方人的声口,可就连南方人也不见得说什么。这是什么缘故呢?这是被习惯迷混了。我们以为习惯上可以用普通白话或京话来做一切文章,所以做了之后,即使把地 域的神味牺牲了,自己还并不觉得。”

  ——刘半农:1925年,读《海上花列传》,《半农杂文》第1册第245页,北平星云堂书店,1934年。

  “此书中善用俚语土语,甚至极土极村的字眼,也全不避忌;在看的人却并不觉得它蠢俗讨厌,反觉得别有风趣。”

  “大约语言在文艺上,永远带着些神秘作用。我们作文作诗,我们所摆脱不了,而且使能于运用到最高等最真挚的一步的,便是我们抱在我们母亲膝下时所学的语 言;同时能使我们受最深切的感动,觉得比一切别种语言分外的亲密有味的,也就是这种我们的母亲说过的语言。这种语言,因为传布的区域很小(可以严格地收缩 在一个最小的地域以内),我们叫做方言,从这上面看,可见一种语言传布的区域的大小,和他感动力的大小,恰恰成了一个反比例。这是文艺上无可奈何的故事。 ”

  “成语和死古典又不同,多是现世相的神髓,随手拈掇,自然使文字分外精神。”

http://monokkeli.net/fangyanxue/643.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